• 下载APP

《我的姐姐》票房破5亿,结局却备受争议!就冲这3点我支持编剧

佚名影视资讯人气:226时间:2021-04-09 05:00:13

4月2日,张子枫主演的电影《我的姐姐》正式上映,上映第一天就取得了破亿的好成绩。截止发文当下,票房已经破了5亿大关,远远超过同期上映电影。

但跟票房一路高歌成反比的,是电影口碑,两极分化特别严重。

一部分观众认为这部电影野心很大,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。隐晦的表达也促进了读者思考,演员演技也不拉胯,值得二刷。

但还有一部分观众觉得被电影“欺骗”——前面埋了那么多女主为何反抗抚养弟弟的引线,结尾最终还是“妥协”。

本来今天,我是想纯和大家聊聊《我的姐姐》里的拍摄技巧和文本内容,但看到网上针对这部电影日渐对立且过激的声音,我想换个方向

——针对大家对电影中的反感、不理解之处,逐一给出我自己的观影答案。

当然,在这其中,也就包含了我对这部电影的态度。

在正式分析之前,先简单跟大家说一下《我的姐姐》到底讲了一个什么故事,方便下文阅读理解。

姐姐安然(张子枫 饰)因为父母生二胎而和家中闹分裂,上大学后就没有回过家,全靠自己打工读书。

父母意外遭遇车祸去世后,她面临着是追求个人独立生活,还是抚养六岁弟弟(金遥源 饰)的艰难选择,从而展开了一段细腻感人的亲情故事。

01

社会议题过多,显得杂乱刻意?

《我的姐姐》时长仅仅两个小时零六分,但片中给我们展现了几个庞大的社会议题,如独生子女政策、二胎新时代、重男轻女、女孩性骚扰等等。

随便哪一个单拎出来,都是深埋社会肌底的症结,是一个贯穿时代的痛点。

也正因此,有网友认为导演野心太大,但内容量不足,没有专注讲好一个议题,从而显得杂乱刻意。

但凭良心讲,我觉得是层层递进,一环套一环,观感并不混乱。

首先,重男轻女是根源。

因为重男轻女,安然的爸爸一直想要二胎,甚至撒谎以“女儿是残疾人”来骗取生二胎的资格。

因为重男轻女,安然父母认为女孩不必过多奋斗,强行改了她的志愿数,把女儿生硬拴在了家的周围。

也正因此,安然从小就独立,活得很坚硬,但内心实则很“软”——想做出大成就,渴望被认可、被看见。

而且片中对于重男轻女的社会现象,并非轻飘飘的刻画,安然所受的苦,在长辈姑妈(朱媛媛 饰)那里,就曾一一受过。

年轻时的姑妈原本有上大学学习俄语的机会,却因为家境限制,也因为父母重男轻女,被迫把上学机会给了考上中专的弟弟。

后来姑妈跑到俄罗斯做工作,刚到没多久,就被妈妈打电话催回家,理由是弟弟结婚生娃(安然),让她回来帮忙带孩子。

很明显,这是一种轮回往复式的受害。

虽然男性生下来几乎就是既得利益者,但导致女性困境的源头不在他们,而在父权制社会形态。

其次,是二胎新生代。

它加剧了兄弟姐妹之间的年龄差,夸张一点可以说是“代际关系”,矛盾自然更激烈,也是安然和弟弟最初不亲近的原因之一。

至于性骚扰,整部影片只有一句话提到这点。安然在医院和姑妈谈个人选择时说道——

“姑妈,你是个好人,但好心会办坏事。我从小就是堂哥的“连沙包”,洗澡时还会被姑父偷看。”

两人将近一分钟的沉默,观众内心也宛如经历了一场无声战争,那么汹涌,那么愤慨,那么无力。

想经历一身疲惫回家倒床,却被看不见的细针猛扎一下,刺痛无比。

《我的姐姐》在安然的困境中细密编织了无数议题,扎实严肃,尽管琐碎但克制沉稳。

安然舅舅人物形象模糊,时好时坏?

看完电影后,我两个同伴统一发出了感慨:“这个舅舅(肖央 饰)到底好人坏人?形象定位不清楚啊。”

但这部电影里,除了姑妈的部分,我最喜欢的角色就是安然舅舅——一个吊儿郎当“不正经”的长辈,如堂吉诃德般追逐风车,游离于家庭责任之外。

他确实混账,不求上进、懒惰好赌、言行不一、特不靠谱,不仅踩着安然的痛点拿了肇事者的两万块钱,就连后面主动提出帮外甥女抚养弟弟,也是奔着安然卖房的分成而去。

但他身上也有温情的部分。

作为父亲一事无成,身边人都看不起他,女儿也和他格外疏离。为了见女儿一面,跑到对方的舞蹈室和一群大爷大妈学舞,整个画面滑稽又让人不禁心酸。

女儿结婚时怕给对方丢脸没去现场,只能委托安然带着相机去拍一张女儿穿婚纱的照片——相机是他在女儿出生后买的,为了记住对方每一年的样子,直到结婚。

作为舅舅,虽然做事不靠谱,但却是无条件支持安然,给过她被看重、被保护的亲情感。

在电影开场,安然因为拒绝抚养弟弟被家族人围剿,甚至大伯父长辈动手打她时,姑妈等人只是拉劝,唯有舅舅站出来明确放话——“今天谁也不能打安然。”

小时候是妈妈拥抱着被爸爸训斥的安然,长大后就变成了舅舅。

除此之外,舅舅似乎又是整个家族里,最清醒的人。

安然交往五年的男朋友邀请她到自己家做客,在出门之前,舅舅问安然:“男朋友爸妈知道你有个弟弟吗?”

诚然,这句话设计得很妙,揭露了我们日常生活中对女性独立个体的贬低与凝视——有弟弟就是灾难性附属,姐姐要为此全款埋单。

但我想,这句话之所以由舅舅说出来,还有一层深意。

他想提醒安然——感情不能靠一时隐瞒,只有知道你家庭全貌后还仍无条件爱着你的人,才是真正值得托付终身。

这也是为什么,他教唆弟弟跑到安然男朋友家楼下,对着安然喊“妈妈”,揭穿了安然精心隐瞒的骗局。

他根本不是想看安然当众出丑,而是帮她一把——谎言换不来幸福,抛开一切外在杂念,再做出爱情、事业上的选择。

再比如某个晚上,被重男轻女思想深深伤害过的安然,喝着酒问舅舅:“儿子真的那么好吗?”

舅舅苦笑一声,自嘲道:“像我这样的儿子有什么用?”

综上,这也是为什么安然在结尾处,对着前来拜祭自己父母的舅舅憧憬说道——“有时候觉得吧,舅舅更像爸爸,也不是像,是希望。”

两个人都有各自的鲁莽,最终也没有达成和解,但却在希望和无望中互抛媚眼,展现了人情之间的微妙。

03

结尾割裂,态度不明朗?

有观众做了一个比喻,这部电影本来可以是《何以为家》,因为结尾变成了《以家之名》。

——姐姐明明应该毅然签字,独自前往北京奔赴美好未来,表达出新一代女性的反抗和态度,最后却在凝视弟弟中放弃签字,剧情滑向规训般的亲情牌。

安然和弟弟一路踢着足球,沉浸在短暂的快乐中。

但我却觉得,这个开放性结尾是绝妙一笔,令人浮想联翩、欲罢不能。它寓意着故事在艰难中层层展开,现实照应进电影又折射回现实。

当所有人跟随导演的细微视角去体会安然溺水般挣扎的困境,选择似乎早已不再重要,因为这是一个拍给所有人看的,“知晓我命运”的故事。

——导演们只是想通过这一道选择题,揭示在“重男轻女”大背景下女性所面对的种种困境,来探讨在这个追求自我实现的时代里,女性在自我与亲情之间,那种永恒的的矛盾和撕扯。

而且退一万步讲,张子枫即便选择了抚养弟弟,并不意味着她一定会走姑妈的老路。从人生成长经历到价值观,安然和姑妈完全是两个不同“套子”,而非“叠加”关系。

落笔在姐姐抱着弟弟,影片更想表达的是姐姐在不拒绝爱的前提下,依然可以走自己的道路。

其次是张子枫的哭戏层次,也给电影结尾加了分。

从一开始的激动、欣喜、心安,释放性的满足,到后面的无奈、无助、纠结,以及预测到未来困难重重后的崩溃,整个表演精准而动人、克制又难忘。

还有朋友问我,为什么导演编辑不能想一个折中的方案,这样电影就能卖好又卖座。

第一,我个人觉得,现实中都难以解决的问题,去电影里要答案本身就是很荒谬的事情。电影没有给答案的义务,它存在的意义,更大在于揭示和警醒。

第二,电影的底线,就是不要讨好观众。如果创作者只想着如何迎合市场、向观众献媚,那这部电影本身就不纯粹。

不痛不痒,故作团圆的结局,比残酷或留白都要可耻太多。

04

《我的姐姐》不完美,但它足够真挚,充满诚意。也是少数反抗男性凝视,真实精准展现女性生存环境的女性主义作品。

尤其是结尾,不仅只有对社会的批评,还有对女性身份的关怀、洞察和同理心。

所以,我真心希望大家去看看这部电影,并有所意会。

看完之后,我想请大家思考一个问题

——为什么片中姑妈的坚定牺牲,在大众眼里就是导演对社会真实的批评,而姐姐对于“家庭奉献”的精神游移,就是导演在挂羊头卖狗肉?

或许女性之难,不仅仅是要反抗父权制社会形态,还有面对同性之间的无意识伤害——严苛的道德审判。

  • 手机阅读

    扫一扫手机阅读

相关影片

  • 恋爱禁止的世界

    类型:爱情片,地区:日本

    主演:森川葵,北村匠海,佐藤宽

  • 续·终物语

    类型:动漫电影,地区:日本

    主演:神谷浩史,斋藤千和,加藤

  • 极主夫道

    类型:日剧,地区:日本

    主演:玉木宏,川口春奈,志尊淳

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并不提供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录制、上传
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发邮件至123456@test.cn (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。)

Copyright © 2020 星辰影视 icp123

首页

电影

电视剧

综艺

动漫

我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