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下载APP

《我的姐姐》弃养弟弟就能证明女性“独立”?自我并非自私!

佚名影视资讯人气:518时间:2021-04-09 05:00:16

《我的姐姐》上映后连续打破清明档纪录,主演们的精湛演技获得认可与点赞。张子枫被圈内人看好,甚至被著名影评人谭飞认为是零零后的影后候选人。

主演们演技被夸,影片票房喜人,只是有一点引来不满就是结局。

父母双亡后,面对年仅6岁的弟弟,姐姐安然是无奈与讨厌的。

因为弟弟的出现阻碍了她去北京发展的路,身边所有人都在告诉她,她要为弟弟的一生负责,要扛起抚养弟弟的重担。

面对这样一个没见过几次面,被爸妈捧在手心里,抢走自己全部的爱的小男孩,安然是不服的更是抗拒的。为了让绊脚石弟弟离开,安然决定把他送养。

就在观众以为安然会离开伤心之地去北京追求梦想时,她却没有在弟弟养父母的合同上签字,而是带着弟弟去操场踢球。正是因为这个结局,不少观众认为是败笔,因此被讨论。

在部分观众看来,安然就要活出自我,就要将弟弟弃养,这样才能无忧无虑追求自己的梦想过上自己想要的人生。也就是说,这部分观众坚决让安然弃养弟弟,原因是只有这样才能证明女性的“独立”。

就应该像《我的姐姐》原型中的姐姐那样“活出自我”,那原型中的姐姐又是什么样?

原型故事引关注

《我的姐姐》上映后,这背后的原型故事引起关注。

事情发生在2013年,一位网友在网络上分享自己的亲身经历,标题为《21岁时父母生下弟弟,他们去世后我把弟弟送了人,有错吗?》,内容则是关于这件事情的展开。

做了21年独生女的她,坚决不让父母生下弟弟并扬言:有我没他,有他没我。

父母没有听取女儿的意见,并执意将儿子生下,谁知女儿说到做到从弟弟出生那一天起,她就几乎不与父母联系也不与父母见面。父母试图缓和彼此的关系,抱着儿子去跟女儿拍全家福,但仍然遭到对方的拒绝。

看到女儿的态度如此坚决,父母开始着急了。

因为年轻时夫妻俩闹离婚为了让唯一的女儿生活有保障,就将名下的两处房产转移到她名下。当儿子降世后,看到女儿如此决绝,就开始向女儿索要房产来保障儿子未来的生活。

可是,女儿的态度仍旧坚决,坚持不让出房产,也不原谅父母与弟弟。直到父母因意外双双去世,她也没有原谅,也没有将财产给弟弟一半,而是不顾亲戚朋友的阻止将弟弟送养。

将弟弟送养后,她将爸妈留给她的两处房子卖掉,并在一线城市买房子,过着她认为幸福安逸的生活,还有了女儿。

这位女生认为,弟弟的到来是对她的不公平,也只会拖累她,成为她生活中的绊脚石。所以,当父母将弟弟生下来的那一刻,她就怀着恨意,也从未将弟弟当成自家人看待。

这是原型中的姐姐,在看到这样一个故事后,不少观众将姐姐的所作所为奉为“独立女性”,并加以追捧。

他们认为,姐姐活出了自我,没有让自私的父母拖累,更没有被所谓的中国式亲情绑架。认为她排除万难去追求自己的梦想,过着自己幸福的生活,值得点赞。

《我的姐姐》并非爽剧

原型故事的曝光,姐姐的所作所为都被部分观众拿来与影片中的姐姐做对比。当这部分观众将原型中的姐姐奉为“独立女性”时,也就会对影片中的姐姐感到愤怒。

因为在他们心中,姐姐就应该明确的将弟弟送养,就应该抛下一切去追求自己的生活与梦想。

这也就是影片结局引起争议与讨论的原因。

那么,原型中的姐姐做的就对吗?她的选择就是独立女性?弃养弟弟就能证明女性的独立?

什么是独立女性?并不是弃养弟弟!

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刘擎曾对“独立”作出解读,他认为:“独立是一个关系型的概念,在没有人跟人发生任何关系的时候,独立不独立这个概念是没有意义的。独立是在关系当中的一种位置,这个位置允许你可以做出你自己愿意的决定,受到这种约束不是被迫的,这叫独立。”

也就是说,“独立”的意思是拥有应有的选择权。

所谓的独立,是有选择权,比如:要不要谈恋爱、要不要结婚、多少岁结婚、要不要彩礼、要不要生孩子......

而并不是一个人一定要扛下所有,必须要硬刚全世界亦或是绝对不花男人一分钱、誓死不当家庭主妇、小孩必须跟自己姓······

这对女性来说,并不是独立,而是将女性换个地方继续困在枷锁之中,这个枷锁的名字就叫“独立”。

“独立”是代表有选择权,而不是跟以往的标准唱反调。

不当家庭主妇,每个女人都为了独立而去当事业女性,若不是事业女性就不是所谓的独立,就不是所谓的新时代女性,那这与以往束缚女性的标准有什么两样?

都是两个极端罢了。

在这个社会上,有人就想当事业女性,有人想当家庭主妇,这两个选择都是平等的,并不是说家庭主妇的地位就低于事业女性,这不是叫独立,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想当冲在最前面的“铁娘子”。

若非要让想当家庭主妇的女性去当事业女性,这就叫独立?

真正的独立是有权利去选择是当事业女性还是当家庭主妇,这才叫独立,也叫新时代女性。

拥有应有的选择权,这才是“独立”。

原型中的姐姐是有选择权了,但她的选择权是建立在自私自利上,而影片中的安然不管签没签字都是有选择权的,那么,安然就是“独立”的。

她有选择权,可以选择在合同上签字,也可以选择不在合同上签字,可以选择去北京追求梦想,可以选择留下来陪伴弟弟,也可以选择带着弟弟一起去北京。

这些都是她的自由,也是她可以选择的。

在没有姑妈的阻止,没有爸妈的阻止,没有舅舅以及家人的阻止,安然就是独立的个体,她只需要按照内心的想法去做就可以。

所以,安然是独立的,她无论做什么样的选择都是独立的。并不说她必须签字将弟弟送养就是独立,或者说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自己是新时代女性。

弃养弟弟不能证明女性的独立!拥有选择权才是。

原型中的姐姐做法就是典型的爽剧模式,但《我的姐姐》并非是爽剧,而是在向观众传递一种想法。正如编剧游晓颖说:“告诉女性应该怎么做,是不公平的。我们一直强调支持,而不是支配。”

支持而不是支配,支持安然所有的选择,但绝不支配她的任何决定,这就是电影的想法与思想。

若支配安然该如何去做,那就等于在支配处在同一困境中女性的做法,这与道德绑架有何区别?

若一百个女性中,九十九个选择弃养弟弟,一个选择留下来陪着弟弟,这都是自由的选择,外人无权支配,只能支持,而支持就是对她们最好的帮助。如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支配她们该如何去做,该如何去选择,才是最大的悲哀。

《我的姐姐》并不是爽剧,也无需取悦部分激进的观众。

导演也说过,所有的人都应该有自己的选择,去为自己的选择负责。命运这种东西,不是说拍一个爽剧就完了,生活总会伴随着很复杂的意味在里头。

自我并非自私

原型中的姐姐很“潇洒”,让部分观众看着很爽很解气,认为她就是新时代独立女性,但实际上真是如此?

看完这位姐姐的故事,满脑子里浮现的只有“自私”二字。

人可以活得自我,但不可以自私,显然原型中的姐姐就是自私,而并非独立。

这位姐姐,她可以不接受弟弟的到来,也可以埋怨父母的自私,但是不可以霸占父母的全部财产,更不该在父母去世后不给弟弟留下一分钱,还把他送给穷人家。

这是自私,是人性之恶。

安然将老房子卖掉之后,还想着给弟弟留下一笔财产,还不忘将父母的财产分给弟弟,这就是与原型姐姐的差距。原型姐姐弃养弟弟不是独立,是自私,自私的霸占父母所有财产,自私的将所有房子卖掉去一线城市扎根。

倘若将弟弟送给一户有钱人家,保障他一生的生活质量,再将父母的财产分一些给他,也不会显得那么自私自利。

父母是自私的,没有教会姐姐学会爱,就给她生下弟弟,让姐姐产生强烈的恨意。姐姐的自私是不会爱,心狠的让人害怕,活在自私的世界里出不来。

影片中,安然面对两难的选择,虽然都很棘手,但她活出自我而并非是自私。

最后,她如何选择都是独立的,也都是自由的。

选择签字去北京发展,是她的本意,选择不签字留下来陪伴弟弟,并不是向中国式亲情屈服,而是喜欢上了弟弟。

在影片中能明显看出,安然与弟弟的感情是递进的,从一开始的横眉横对,到后面互相温柔。可以说,弟弟的出现给安然带来一抹乌云,但同时乌云散去又是一抹阳光,这束阳光照耀与温暖着她。

所以,并不存在安然向亲情低头,也并不代表安然就会为了弟弟放弃大好的前程。

而是在不放弃爱的情况下,去追求理想。

并不是说,她不签这个协议,就一定要一辈子被弟弟束缚住。也不是说,签了这个协议,把弟弟送养了,在其他时候就不会向命运屈服。

安然是强者,她不会走姑妈的老路,套娃不一定要套在同一个套头里。

至于她如何选择都是自由与独立的,而并不是说弃养弟弟就能证明女性的独立。相反,《我的姐姐》开放性结局就是给女性们选择,让女性们拥有选择权,真正意义上做到“独立”。

  • 手机阅读

    扫一扫手机阅读

相关影片

  • 续·终物语

    类型:动漫电影,地区:日本

    主演:神谷浩史,斋藤千和,加藤

  • 极主夫道

    类型:日剧,地区:日本

    主演:玉木宏,川口春奈,志尊淳

  • 恋爱禁止的世界

    类型:爱情片,地区:日本

    主演:森川葵,北村匠海,佐藤宽

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并不提供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录制、上传
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发邮件至123456@test.cn (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。)

Copyright © 2020 星辰影视 icp123

首页

电影

电视剧

综艺

动漫

我的